图片 1

跑步已更换自个儿的人生,陈盆滨挑衅南极极限全程马拉松

Posted by

有些人生来就是有使命的。
陈盆滨的使命就是跑不停地跑,一直跑成了世界第一人。
在七大洲都跑过马拉松的人,全世界不到100人。但马拉松只有42公里193米,而极限马拉松最少100公里,最长255公里。至今,在七大洲跑过极限马拉松,只有中国陈盆滨一个人。
只有6个人参加了今年南极100公里极限马拉松赛,零下30度、大风刮起的积雪最后快把标志旗都埋上了。一圈10公里,跑10圈,陈盆滨开始跟在一个意大利人后面长跑比赛中常见的那种,顶风时前面的人还能挡风,那个意大利人前两圈还想用变速跑打乱陈盆滨的节奏、甩掉陈盆滨,但两圈之后,陈盆滨就将他甩在了身后,这个小个子中国人最后以13小时57分46秒的成绩勇夺冠军,比意大利人快了近两小时。
几天前,回到北京的陈盆滨向记者展示了他的奖品。两个普通金属奖牌,一个是七大洲马拉松俱乐部奖牌,一个是南极极限马拉松完赛奖牌,另一个水晶玻璃盘子,上写2014南极极限马拉松冠军,连名字都没有。
不是奥运会金牌,也不是亚运会、全运会金牌三件奖品值多少钱?没多少钱?但南极极限马拉松报名费就10万人民币,还有旅费、装备天太冷,没电视转播,这次还不错,赛前还有新闻发布会,以前几乎没人知道他、知道极限马拉松,尽管他已跑完六大洲极限马拉松。
人不能没有理想,我很小的时候就有理想,他的理想就是跑步,不停地跑。
身高不到1.70米,常年户外晒得黢黑,跑的身上几乎一点脂肪都没有、精瘦,脸上总是挂着笑容。
陈盆滨1978年出生在浙江台州玉环县的一个小岛上,小学毕业前只离开小岛去过县城。小学毕业后打了8年鱼,曾遭遇撞船,挂网大风浪中淡水桶漏水、海上三天四夜靠吃鱼为生等生死考验。
青春年华,总感觉有使不完的劲和不甘于默默无闻的躁动。2000年,第一次参加乡里一个俯卧撑比赛,他一口气做了438个,最后有人推他、才停下来,站起来一看,只剩了他自己还在做,冠军奖金600元。
2001年,在温州获中国电视吉尼斯扛20公斤纯净水距离持久赛冠军,时间14小时21分,距离75.12公里。筋疲力尽,全靠信念支持,最后他比亚军多坚持了240多米。他恢复了三个月,亚军因伤休整了几年。
从此开始参加各种极限挑战和疯狂跑步,因执著和小有名气被苏泊尔招工,从此上岸,做过保安、园艺阀门工上下班全跑步,晚上加班十点多下班也十几里光着膀子跑回去,人称疯子。一次正跑着,被途经的保安错认为是他偷了东西在逃跑,让他停下,陈盆滨没听到,保安还用石头击中了他,他一路跑回家,保安后来查到他家才知道他只是喜欢跑步。第一次跑马拉松,因准备不足,穿着皮鞋参赛,竟以3小时出头的成绩夺冠。那之后,他开始参加铁人三项和马拉松,最多时一年参加了20多场比赛。
2009年,陈盆滨第一次参加新疆戈壁长征七天六赛段250公里极限马拉松赛,主办方推荐他穿赛事赞助商服装,可免2万多的报名费,他拒绝了。他因此错过了报名。但他却执著非法参赛,连续三天,他都比第一名提前半小时到终点。组委会以干扰比赛报警,但陈盆滨我只是想证明我跑得比他们快,最后让警察只能作罢。
从2010年开始,陈盆滨手拿请问厕所在哪?、请问餐厅在哪?的小纸条,成为第一个出现在法国环勃朗峰极限马拉松赛上的中国人。短短4年间,他跑完了七大洲极限马拉松赛。
2010年新疆戈壁250公里极限马拉松第三名,2012年巴西亚马逊254公里丛林极限马拉松亚军,2014年5月希腊德尔斐古奥林匹亚遗址255公里极限马拉松赛获第三名,非洲摩洛哥撒哈拉沙漠241公里赛,北美洲美国西部160公里赛,大洋洲澳大利亚昆士兰100公里赛。
南极赛是我的第一个极限马拉松冠军,但是2012年28天内的澳大利亚100公里赛、希腊246公里赛和亚马逊256公里丛林挑战赛才是我自己心目中的冠军。
陈盆滨靠跑步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他离开了小岛,走向了世界。他靠双脚给父母和自己盖起了4层小楼,但相比于已富足了很多的物质生活,陈盆滨的追求还是跑步。因太执著跑步,女朋友离开了他,但他无怨无悔。有消息说,陈盆滨将从2015年4月15日到7月22日,以海南为起点,北京为终点,每天跑一个马拉松为北京田径世界锦标赛造势。
我会一直跑下去,初步计划先跑到60岁再说。

图片 1

腾讯体育11月11日北京讯今天是中国跑圈的大日子,中国极限马拉松第一人陈盆滨将于11月12日凌晨动身飞赴智利,开启南极极限马拉松100公里挑战之旅。在接受腾讯体育专访时,陈盆滨直言,此行目的有两个,一个是完成比赛,另一个就是拼下金牌。要做第一人怪物是跑圈对陈盆滨的称呼,自从主攻极限跑后他几乎不参加国内的极限马拉松赛事。在陈盆滨的计划里,他要跑完七大洲最有代表性、最经典和最高水平的赛事,因为在那里可以学到在国内学不到的经验,能够满足他对跑步的求知欲和征服欲。2009年第一次出国参加了在法国举行的“环勃朗峰”七天250公里极限跑后,他更加坚定了这个想法。六年来,陈盆滨已经完成了“环勃朗峰”、新疆“戈壁长征”、摩洛哥撒哈拉沙漠极限跑、美国西部100英里挑战赛、澳大利亚挑战赛、亚马逊丛林赛和希腊极限赛,所有比赛他全部跑过了终点。南极极限跑是他完成职业跑步生涯第一个大满贯的最后一站比赛,如果他成功跑过终点,那么他将成为世界上第一个跑遍七大洲极限马拉松赛的跑者,也是第一个跑遍七大洲的中国极限马拉松选手。在陈盆滨的了解中,南极最大特点就是冷,目前正值极昼,雪地会很滑,而这些条件都是从小在浙江台州小渔村长大的他从未经历过的。但陈盆滨并不担心,他说,前六大洲的极限马拉松赛的经验为他打下了挑战南极的信心。他回忆说,在新疆他忘记将包里的防沙套套上,结果无孔不入的沙子灌了满满两只鞋,脚上磨出了许多水泡;在法国,由于对跑山没概念,赛前他没有准备手杖,不得不临时买了一根,结果用得很不顺手;他还记得在希腊补给太晚,后半程累得跑不动;在美国大夫拒绝给他打封闭但告诉他土豆蘸盐可以缓解疼痛……为了南极的高海拔,他特地赶到两千多米海拔的四川特训了一个多月;为了适应南极零下40°的极寒,他特地钻进雪箱找感觉。他微笑着告诉记者,他对跑完南极100公里的比赛很有信心。金牌是目标极限马拉松赛最大的特点是昂贵的报名费(2万至10万人民币不等)和“零”奖金,只要完成比赛,无论第一名还是最后一名都会得到一枚同样的纪念奖章(除澳大利亚挑战赛外),上面有赛事logo和赛事名称,没有名次、成绩。陈盆滨说,这一次他的第二个目标就是争夺金牌,他还没拿过世界冠军呢。此前六大洲的比赛上,陈盆滨的最好成绩是亚马逊的第二名。那一次最刻骨铭心的不是第二个冲过终点的喜悦,而是当跑友们询问他跑过哪几个比赛时,不会英文的他蹲在地上写出了所参加过的赛事名称和时间,他说,一边写一边内心的满足感和幸福便感油然而生,他为自己的坚持感到骄傲。当他抬头看到跑友们惊羡的目光时,信心的满足感达到了极致。他说,那一刻是他跑步以来笑得最开心的。为了实现金牌梦,陈盆滨几乎跑遍了大麦屿的大街小巷、码头、山林,他甚至为每一条路线做了针对性训练的内容,譬如距离他家最近的那条兴中路,就是他用来练习速度跑的;而家里阳台看得到的那座山则是他用来上强度的。每天两练,上强度时他一堂课要连跑6、7个小时,而调整时一堂课要跑2个小时,然后他便回到自己简易的健身房里拉伸肌肉,甚至还自己制作了拉伸髋关节的器材。此外,他带去南极的装备也按照预期的准备完毕,此前令他一直最为担心的跑鞋在友人的帮助下也顺利得到解决并完成了磨合,最困扰他的护目镜在试戴了6支后终于找到了不易起雾的两支。当然,这些装备连同他本人将在飞抵南极后在赛前的21公里赛事中再次接受检阅,他将选择最合格的装备站在南极100公里极限跑的起跑线上。陈盆滨说,自己现在的状态很好,伤病完全康复了,成绩也提高了,他对自己摘取金牌很有信心。

如果没有韩寒的《后会无期》,很多人并不知道中国最东边的小岛东极岛;如果没有南极极限马拉松冠军陈盆滨,恐怕更没有人知道那个位于浙江沿海叫鸡山的渔村小岛……这里面积不到10平方公里,绕着岛跑,大半个小时就能跑完,鸡山90%以上的人都是渔民,按照陈盆滨自己的话说,要不是因为跑步,自己一辈子也是渔民。文/恩格拉拉里克600元奖金打开冠军之路因为父亲身体不好,陈盆滨14岁就开始出海打渔,挑起生活的重担。2000年,他参加民间俯卧撑比赛同样也有经济上的考虑,当时陈盆滨一口气做了438个,拿到了600元冠军奖金。“就是感到高兴,觉得自己可以补贴一些家用,别说600元,50元也行呀。”一年后,在温州当地举行的电视吉尼斯大赛中,陈盆滨扛着5加仑(约合22.75公斤)的矿泉水走了75.12公里,耗时14小时21分钟;再之后,是穿着皮鞋跑马拉松,头一次跑全马的陈盆滨用时3小时09分钟……一系列民间赛事的胜利,陈盆滨猛然意识到自己的潜力,“我觉得只要是没有终点的比赛,我就一定能赢。”这个只读到小学、之前从未离开过鸡山小岛的渔民,也有了通过奔跑走出去看世界的想法,“如果不出去我就是一个蹲在井底的青蛙,跑步可以让我成为翱翔世界的雄鹰。”从2003年开始陈盆滨开始接触山地户外挑战赛、铁人三项赛、登山赛、马拉松。渐渐地,他的足迹开始走出国门,遍布七大洲,摩洛哥沙漠马拉松、亚马逊丛林挑战赛这些以艰苦着称的赛事都在陈盆滨的双脚下成为过去。跑步也为胸前的“五星红旗”当这个周末,在上海遇见陈盆滨时,他已成为全中国家喻户晓的跑者。在陈盆滨手上拿着两个奖牌,一个是刚刚获得的南极极限马拉松冠军奖牌,一个则是全世界第一个征服全部“七大洲极限马拉松赛事”的纪念奖牌。“国外的比赛都没有奖金的,如果只是谈钱也支撑不了我走到现在。”这个质朴的汉子早已忘记了当初参加比赛赚些生活费的初衷。事实上,为了筹措各项赛事不菲的报名费和路费,这些年他打过工也问亲戚借过钱。随着成绩的不断提高,之后才有企业和赞助商加入进来。值得一提的是,陈盆滨的比赛服上看不到什么商业Logo,只有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这是我从淘宝上买的,自己贴上去的……在国内你没有这种感觉,但出国参赛你代表的就是中国。”在刚刚完成的南极100公里极限马拉松赛中,陈盆滨以13小时57分46秒率先完赛,他成为了史上首位赢得国际极限马拉松的中国人,比第二名快了近两个小时。比赛中陈盆滨一度冻伤胳膊,“比赛中会流汗,汗水瞬间就在零下三十多度的极寒中冻成了冰,把我的皮肤和衣服都冻在一起,如果不是及时更换衣服,100公里下来我的胳膊就废了……”只言片语中,你很难真正体会极限马拉松的煎熬。这次一同飞往南极的60多位世界顶尖跑者中只有7人报名了100公里极限赛,临到比赛前又有一个人胆怯退出,陈盆滨的壮举让整个世界看到了中国人的坚韧。不懂英语、出过笑话也跑遍世界陈盆滨一路走来,面对的绝不只是赛事的艰苦,你能想象一个26个字母都说不清楚完全不会英文的人如何去跑遍世界七大洲?“我请人准备了一些小卡片,正面写着中文,背面写着英文或者法文,一路上就靠这些卡片去问航班、问酒店……”陈盆滨在国外吃饭是从来不需要点菜的,“我看不懂,就靠手比划,看到隔壁桌上吃什么我就吃什么。”有一次陈盆滨要去法国比赛,因为搭错火车跑到了意大利;还有一次在美国比赛,陈盆滨看错了时间,周六的赛事选手已经出发了,他还在酒店里躺着……这一系列的尴尬和不易如今都化成陈盆滨的几声憨笑,而南极极限马拉松冠军也绝不是陈盆滨的终点,“跑步改变了我的人生,我还要继续跑下去,跑到60岁、70岁,也许年纪大了以后我没法继续保持现在的成绩,但我不会停下脚步……”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